良药燮

随便一拍

大家都在拼着这条老命咬牙活下去


啊 我果然好渣 竟然还对朋友发脾气了


越想越烦 越烦越睡不着

我真的是…要烦死了


一个随意的脑洞。

“成勋,到了。”

车后一个双手捧着手机的瑟瑟发抖的姜成勋

“朴炳啊…你说志源哥…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…”

“emmmm…我猜…志源哥在玩游戏才不接电话吧”

“不可能!”

朴炳很无奈看着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发懵的姜成勋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反正殷志源玩起游戏来亲妈都不理。”

“朴炳!你说…志源哥是不是知道我撩妹的事了…应该不可能啊…都不能外传今天的内容…那干嘛不接我电话”

朴炳一边想着啥时候能下班,一边一直听着勋的碎碎念。

“朴炳!要不然…今晚…我回妈妈家住…吧”勋害怕源知道他在创团式上做的事,上次就因为他去夜店被惩罚了一个晚上,明天还有活动,他可不想再来一次。

朴炳安静的拍了拍成勋的肩膀,指了指窗外,一个黑色的身影在不远处默默看着他们这辆车。

姜成勋浑身僵硬的转向朴炳指的方向,看到那个暗处的黑色身影,瑟瑟发抖的用手抓住朴炳的衣角,试图唤醒身旁这位迷弟的同情心。

朴炳满怀深深同情心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好看又可怜的男人,打开车门,送了出去,关上车门,开车走人。

“嘿嘿…志源哥…您老怎么下来接我…(✪▽✪)”姜成勋被残忍的推下车,接受了这个现实后,屁颠屁颠的跑到那个黑色身影的身边,用他那水汪汪的小狗眼望着他面无表情的哥。

“别耍滑头。回家。”源撇了一眼在耍宝的姜成勋,用手指轻轻推了勋的脑袋,转头就回家了。

姜成勋摸了摸被触摸的地方,低头笑了笑,又屁颠屁颠跟着前面那个男人回家了。

“哥!今天的创团式好好玩啊,以这样的方式和wuli小黄见面真的好棒哦…你知道吗…哥…今天我打电话给小黄…是我们海外粉呢…可是我英语好差…都不敢多说话呢…哼英语差都是被哥带坏的!在夏威夷的时候都和哥混,都不能好好学习!”

姜成勋从坐电梯开始一直碎碎念,和他哥讲述今天发生了的事情,和小黄们发生的有趣的事。

“你不累吗…话这么多。”

姜成勋冲着他哥的背影做了鬼脸,就安静的跟在殷志源后面。

姜成勋今天开了两场创团式,唱了很多歌,说了很多话。其实他很累,可是忙了一天之后,他还是想和志源哥说话,说今天发生的事,说他的生活,他想要和这个爱人分享他的一切,不在他身边自己发生的一切,让彼此之间的生活毫无空隙。

“今天的创团式好玩吗?”殷志源看着在梳妆台前涂涂抹抹的姜成勋,突然冒出一句。

“好玩啊,和小黄在一起当然好玩啊。”

“包括喂饭,抓手,摸头发,带手套,喝交杯和back hug?”

姜成勋瞬间愣住,整个人坐在镜子前发懵,“西八!志源哥怎么会知道!怎么办!怎么办!要不然我赶紧跑吧,不能引起敌人的注意,悄悄的逃跑…”

勋从镜子里看到原本坐在床上的殷志源起!来!了!并且向他走开,勋站起来,默默向门口移动,在心里计划自己如何从这个房间里逃离。

源看出勋的小动作,大步几步,堵住勋出逃的路线,冷冷的看着勋的眼睛。

“嘿嘿…哥…那可是小黄!你不可以吃小黄的醋啊!啊志源哥!你干嘛!”

突然被公主抱的姜成勋被吓到紧紧勾住源的脖子,惊慌失措的小表情刚好戳中源的萌点,下意识依靠自己的动作正好取悦了源,可是殷志源并不想奖励勋,反之他要给怀里这个到处撩妹的小坏蛋一点惩罚。

源把勋丢在柔软的床上,一边压上去一边亲吻勋的嘴唇,源尝到勋的甜美,想要掠夺更多,动作就越发暴力,勋感觉自己的嘴巴都不是自己的了,忍不住推了推在自己身上欺负自己的男人。

“唔唔唔…唔…唔唔唔(志源哥…疼…嘴好疼)”

源貌似也感受到身下的扭动,也意识到自己有点暴力,慢慢离开侵略的嘴唇,看着身下在深呼吸脸被憋红娇滴滴的姜成勋,瞬间呼吸变重了。

源的嘴唇在勋的脖子附近不停游走,这里亲亲,那里舔舔,又忍不住去折腾勋好看的耳朵。

“唔…哥…别亲啦~我明天还要开见面会呢~恩~别吹气了”

“见面会…”殷志源在勋的耳朵附近…轻轻的吐出这三个字…刺激得勋的后背一阵酥麻…浑身都软了

殷志源突然低下头,用力在勋的肩膀吮吸,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姜成勋下意识的推了一下源,想要阻止一下源的动作。

“恩~志源哥~别吸…了…我明天~还要去~见小黄呢”

“哼,在这张床上,现在这个场景,你还提小黄?”

“哪里敢~哥,明明知道呼尼最喜欢哥了!”勋勾住源的脖子,用他甜美的撒娇来抚平他眼前这个准备炸毛的大忠犬。

源傲娇的哼了一声,继续低头干活,他想要身下这个好看得像天使的男人只属于他。

“你说。今天你做了那些,我怎么惩罚你。”殷志源挑起勋的下巴,居高临下的看着甜美的勋。

“哥~哥~志源哥~”

“不要撒娇。撒娇也不想放过你。”

“哥~我好累了~一次,就一次,好吗?”

话音未落,源就去寻找那个不停撒娇的嘴,寻找甜美的根源,不停与它纠缠,不停吮吸它,而身下的男人也配合他的侵略,两个舌头像缺水的鱼一样,碰到彼此就忍不住的纠缠,不停交换彼此的口水,两个人都沉迷在这个吻里。

源慢慢褪去勋身上的衣服,慢慢抚摸这具美少年的身躯,蹂躏那小粉红,触碰那小小勋,听着他被堵住嘴巴而发出的气声,还有因为欲求不满而扭动的腰身,源感觉自己快忍不住了,他想操哭他。


一个刹车踩下去

殷志源的惩罚请自己脑补🙈


阳光被厚重的窗帘盖住,在昏暗的房间响起的铃声,还在沉睡的两人并没有打算理会,但是铃声没有打算认输,停下来又响起。

被子里伸出一只黝黑的手在桌子上摸索着“喂。干嘛。”

“志源哥,您老可以让勋接一下电话吗?”

“不行。还在睡觉。”

“今天还有见面会,能不能麻烦您老把勋叫醒,需要彩排一下。”电话前的朴炳忍不住翻个白眼,这都几点了还睡觉。

“恩。”

“唔…志源哥…谁的电话啊…”一个红棕色的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,睡意朦胧的说。

源看着这个和自己发色差不多的小孩,忍不住揉揉他的脑袋,宠溺的看着他说“没事,你继续睡。”

“不睡了。还要去见小黄呢。”勋揉揉自己的眼睛,伸了个懒腰,想从床上爬起来,才发现自己的腰像是被人碾压一样酸得难受。

“殷!志!源!”

“哎~”

勋气呼呼的看着面前这个痞笑的男人,好生气哦!又要保持微笑!

“揉!”勋趴在床上,生气的指着自己的腰,气呼呼的冲着他哥发脾气。

“好好好!”源一脸讨好的笑,生怕这个小祖宗真的生气了。

“哼!哥!怎么可以吃小黄的醋呢!”

“那是因为哥爱勋呀~不想看到勋和别人有亲密动作。”

“可是那些都是小黄啊!”

“那我开创团式也这样…你开心吗?”

勋歪着脑袋脑补一下源对粉丝们喂饭,抓手,摸头发,带手套,喝交杯和back hug。恩…好像是挺不开心的…

“哼。哥每次都这样找理由堵我,你看看,你看看,你都多久没去你那个官咖了!哥你这样会掉粉的!”

“呼尼喜欢我就好啦。”

“才不要喜欢哥!哥这么欺负我!哼!我要去准备了!”

“今天要乖一点,你懂得,明天你没有行程。”

勋瑟瑟发抖

勋洗完澡从厕所里出来,看到源坐在床上,一脸严肃的看着手机,好像在解决什么世界难题一样,严肃认真。

“哥,你干嘛呢。”

“在看我的官咖,准备撩妹。Ծ‸Ծ”

“不给!”

“怎么,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”

“哥~我知道错啦~我保证我今天绝对不撩妹!”

“那我的官咖怎么办?你刚才说我都不去官咖会掉粉的!”

“嘿嘿😏哥!我帮你发!”姜成勋像小孩子一样偷笑,熟练的打开源的手机,熟练的操作几下,就把手机丢给源的怀里,并且还冲着他哥抛了个媚眼。

殷志源一脸宠溺的看着眼前这个耍宝的小孩,无奈的笑着摇摇头,拿起手机看一下自家这位小坏蛋又做什么操作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小宝贝怎么这么可爱。

殷志源看完后忍不住又把姜成勋拉过来,狠狠地亲上几口。

殷志源的手机屏幕是

官咖的界面

上面

.




身边有你总是快乐的。

在没和你在一起之前,我也这样生活过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打游戏,一个人睡觉,我曾无比享受过一个人的生活,但是身边有你以后,我却害怕这些事,你大概是我平淡生活中的调味剂,让我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色彩。

有你真好。

温水煮小天使👼【中】

有一些人,有一些习惯总是慢慢浸透你的生活中,让你习惯他的存在,就像现在的金在德,习惯每天和张水院厮混在一起。

自从那一次一起出去买东西之后,金在德和张水院就熟悉了,经常一起吃饭,一起去图书馆,一起出去玩耍,在日常生活中的交往中,在德觉得水院是个非常温柔的男人,经常陪着他去各处耍,觉得自己又交到一个很好的朋友,感觉很开森。

和往常一样,殷志源在打游戏,李宰镇在画画,这忽然有人打破这样的“宁静”。
金在德猛地推开门,风风火火的冲到自己的衣柜,收拾起行李。

“哟~在德~你这是要私奔吗?这么着急?”志源停下手下的操作,转过身靠在桌椅上打趣在德。
“什么啦!我是要去参加社团的野外拓展!”
“什么野外拓展?!你们社团?!”志源猛地站起来“那那个张水院也去?!”
“当然啦,他是社长,就是他组织的!”在德低着头,手上有序的收拾行李,并没有看到自己兄弟殷志源奇怪的神情。
“德...在德....金在德!”
在德被志源突然地大叫吓得抬起了头,看到志源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,有点疑惑。
“在德啊,你这次出门要小心知道吗?不想什么人都相信,有些人一本正经,但其实心里是图谋不轨的,你要留一点心眼。”志源抓住在德的肩膀,特别担心的叮嘱。
“哎呀志源哥,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婆妈妈啦~”在德哭笑不得的挪开抓住他肩膀的手,继续低头收拾。
“金在德!你别不听我的!我觉得那个张水院可能是看上你了!”
“什么啦哥!人家水院是喜欢女人的好吗!”在德心里嘀咕志源哥该不是打游戏打疯了吧,水院怎么可能喜欢我。
“哎,你别不听我的!”
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啦!我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!行了吧!那我先走了~水院还在下面等我呢。”在德敷衍的答应了几句,就匆匆告别了志源和宰镇。
“哎....金在德....”志源看着一溜烟跑没影的在德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这个小崽子怎么这么单纯呢,气死我了。
“得了,傻人自有傻福。”一直观摩的李宰镇默默开口了。
“我这不是怕在德被人骗吗?你不记得他之前那位男朋友把伤的多深?”
“你拦得嘛?”
“我....唉,算了,顺其自然吧,希望张水院是个好男人吧。”
“希望吧。但是...话说回来,张水院是谁?﹁_﹁ ”

在车上,金在德被安排和张水院一起坐,聊了几句大家闭目养神,在德闭着眼睛,脑子里却很活跃。
“志源哥说水院看上了我,会吗可能吗?”
在德悄悄睁开眼睛,偷瞄身边正在闭目眼神的张水院,回想着这段时间的相处貌似也有这种可能,毕竟谁会让自己的兄弟切牛排,排队买奶茶,还陪自己买那些毛茸茸的玩偶,偶尔还陪自己去遛狗。这样一想,张水院真的喜欢我了?!应该不可能吧...对!不可能!水院是个温柔的人,陪我做这些事很正常啊。
忽然正在休息的张水院动了动,吓得胡思乱想的在德赶紧闭上眼睛,就错过了某人嘴角微微上扬的嘴角。

“哇~水院水院~我们一起去捡贝壳吧~”金在德许久没有看到大海了,在德是釜山人,对于海边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亲切。
“水院,我发现你挑得这个地方真的很不错耶,有海景可以看,晚上在海边露营肯定超级爽。”
“还有佳人可以观赏呢~”
“哈哈哈哈说的也是,我们社团是有挺多美女的~”在德心里突然不舒服,原来水院是有看上的人啦“说!臭小子!你是不是看上我们社团哪位小美女了!”
“以后告诉你。”张水院点了点在德的鼻子,温柔的笑着说。
在德低下头揉了揉自己的鼻子,哼还不告诉我,真是不把我当朋友。
“张水院社长,我们这边找你有点事,你可以过来一下吗?”
“我过去一下,待会过来找你。”张水院摸了摸在德的头,就跟着那位过来找他的女孩子走了。

“哇~宋这是要开始进攻了吗?”
“应该是吧,听说她很早之前就看上社长大人了,只是社长大人一直都不怎么理她。”
“但是这次社长大人竟然跟着她走了,说不定转性了呢~”
“哈哈哈哈搞不好呢~毕竟她长得的确也很好看。”
金在德一直听着附近的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讨论八卦,“啊~原来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喜欢水院啊,真好,这样说来,水院果然还是喜欢女孩子的呢,应该很快就有女朋友了,唉,以后又少个好朋友随时都有空了。”

到了晚上,大家围坐在一起,一起唱歌,一起烧烤,气氛很热烈。
有人提议要玩真心话大冒险,真心话大冒险用的是最传统的方法。转啤酒瓶,第一轮啤酒瓶指向的是一位男同学,他选择相对来说比较保守的真心,坚决不肯做第一个玩大冒险的小白鼠,有个人贼兮兮问男同学有没有和女孩子上过床,男同学娇羞的摇了摇头,同学们大声起哄,气氛被推到今晚的第一个小高潮;第二轮啤酒瓶指向了一位女同学,害怕是什么露骨的问题,选择了大冒险, 结果有人提议让她与左手边的男孩子喝一杯交杯酒,旁观者永远不嫌事大,使劲起哄;好几轮游戏玩下去,都没有指向在德和水院,在德还在心里摸摸窃喜,嘻嘻看来我运气还不错。
这一轮啤酒瓶正好指向了身边的张水院,大家都大声欢呼,终于钓上大鱼了。
“哈哈哈哈社长大人,终于指向你了。说吧,社长大人,你选什么?”
“是啊是啊社长大人你选什么?”
“你们看样子是要把我吃了一样。”张水院无奈地笑了笑,“我选真心话。”
“呼~~~真心话~~~~那我们可得好好思考想一下~~~~~~”
“社长大人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在大家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,忽然有一道甜美又娇羞的女声传入大家耳朵,让大家有点懵逼。
金在德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,原来是那位把水院拉走的女孩子,果然人美声音也很好听呢,这位女孩子应该很喜欢张水院吧。
张水院也看向那位女孩子,温柔笑着,温柔的嗓子传入大家的耳朵“恩,有的。”
大家大声的起哄,想要问问自己的未来的社长夫人谁,满足自己的八卦之心,可是张水院都只是温柔的摇摇头,秘密不可外传。

在德看到水院看着那位漂亮的女孩子点点头,突然心里像是空了块地方,有点难受,胃也有点抽搐,好难受啊金在德。
接下来的游戏在德都兴致缺缺,只是看着大家闹腾,水院貌似也看出了他的兴致缺缺,就揉揉在德的后脑勺“怎么了嘛,不好玩吗?”
“没有,挺好玩的。”在德低着头,感受到水院温暖的手掌从自己后脑勺传来的温度,慢慢点燃了自己脸庞的红晕。
“在德同学,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宋指着在德身边的空位,笑容甜美的问在德。
在德抬头看着这位女同学,有点疑惑的点了点头,不应该坐水院身边吗怎么会坐在我身边。
金在德,张水院,和宋三个人的身边就像是被画了一个圈,气氛有点奇怪,大家都对此叽叽喳喳的小声讨论。

“社长大人,听说您唱歌很好听,可以冒昧的要求社长大人开个嗓吗?”宋笑吟吟的看着在德身边的张水院,有点小撒娇的嗓音显得很可爱很甜美。

张水院拿起闲置在一旁的吉他,坐在的人群的的中心,面对着金在德这个方向,低头调试了一下吉他,划拉了一下吉他弦,清脆的声音盘旋在这个美好夜晚的上空中,吸引着大家的耳朵,轻咳了两声,开嗓了。

아무리 화가 나도 널 보고 있으면 내 맘 (다 녹아내려)
나이 차이가 나는 것도 아닌데 넌 아빠 (미소를 짓게해)
널 보면 something makes me high 그냥 바라만 봐도 좋아
언제부터 나 이런걸까 가만있어도 웃음이나
그대 목소리가 내겐 so nice 바라보는 눈빛 녹아내려 baby (baby)
......
Oh love 왜 이제야 내게 온거야 외로웠었던 지난날
언제나 니 곁에 내가 있을께 10년 20년이 지나도
아무리 화가 나도 널 보고 있으면 내 맘 (다 녹아내려)
나이 차이가 나는 것도 아닌데 넌 아빠 (미소를 짓게해)
입안에 달콤한 느낌 love 프라프치노 내 맘에서 넌 녹아내려
입맛도 딱 맞는 우리 둘이 6,7,8월에 눈이 내릴때까지
너무 달콤하자나 내 입안에서 내 맘에서 넌 녹아내려
닯아가나봐 우리 둘이 한여름날에 눈이 내릴때까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Frappucvino- J-Walk]

金在德看着在人群中心唱歌的张水院,夜晚昏黄的灯光,还有那火红的篝火,照应着唱歌的张水院魅力十足,温柔的嗓音,温柔的微笑,温柔的眼神,差一点金在德就掉入那深邃又满是柔情的眼睛里了,可是身边熙熙囔囔的声音都在提醒自己眼前这个人是喜欢女孩子,和自己不是同路人。

“哇社长唱歌好好听。”“哎哎你看,社长唱歌看着宋那边也,你说是不是唱给宋听的?”“应该是吧,总不能唱给在德吧哈哈哈”
在德低下头,用木棍不停在地上画圈圈,旁边的八卦言论不停传入自己的耳朵。怎么回事,我这个胃越来越难受了,心也...越来越...难受了...
“在德,怎么样,好听吗?”张水院还是和往常一样很温柔,只是眼神里带了一点小得意小嘚瑟。
“恩!很好听!”在德也勉强的扬起微笑,猛地点点头。
“你怎么了嘛?脸色好像不太好。”
“没事,就是胃有点难受。我想先回帐篷里休息,你接着玩。”
“我陪你回去吧,你这样我不放心。”

篝火晚会终于结束了,大家表示玩得很尽兴,大家散伙回到自己的帐篷里休息了。
夜渐渐深了,也渐渐变得安静了,人们都开始进入甜美的梦乡里,除了一个人,还在辗转反侧。
金在德躺在帐篷里,翻来覆去,脑子里很乱,想到这次旅行,想到志源哥的话,想到...张水院,想到自己貌似喜欢上他了,可是怎么办呢,自己竟然喜欢上一个直男!直男是这个圈子最大的忌讳,喜欢直男注定就是失败了,况且水院都有喜欢的人了,自己更加没有希望了。想到这里,金在德心情更加不好了。

温水煮小天使👼【上】

金在德最近有个烦恼,自己加入的社团最近总是要开会,决定加入这个社团也是因为当年听说很清闲,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变得如此麻烦。
“啊啊啊啊。又开会,好烦啊啊啊。这什么破社团总是要开会啊。”金在德在宿舍里边拍打着枕头边坐在床上大喊大叫。
“金在德!你找死嘛!”殷志源正在打游戏,突然被吓到,看到游戏中的人物掉下悬崖,生气得抓起一本书就砸过去。
金在德抱着枕头,坐在床上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毫无同情心的舍友们。

“恩…我们社团好像很久都没有开展活动对吧”社长坐在会议室里,面无表情,毫无感情的说。
金在德在下面偷偷玩着手机,听到要开展活动,心里忍不住吐槽“搞活动?社长大人都没来过几次,还搞活动”
“就你和我一起去买东西吧”社长指着穿着红色卫衣,反戴帽子的金在德。
“我?!”金在德看看自己的周围,瞪着眼睛,指着自己,疑惑的问。
社长嘴角勾起一点弧度,点了点头。

散会后,金在德垂头丧气的走出会议室。
“哎,同学。那个戴帽子的同学。”金在德听到有人在叫他,便转过头去。“同学,请问你的手机号码是什么?我们出去买东西我得联系你。”社长站在他面前,面无表情,声线毫无波澜的说。
“内内内,社长大人,我手机号码是xxxxx”金在德无奈的说,感觉对这个世界都绝望了,和这么无聊的人出去买东西肯定很无聊。
社长点了点头,就走了。看着社长大人离去的背影,金在德更绝望了。

“西八,我要退了!我要退了!什么狗屁破社团!什么狗屁社长啊!”金在德推开宿舍门,劈哩叭啦就向舍友吐槽。
李宰镇拿着画笔坐在画架前,斜视看着金在德张牙舞爪的吐槽。
“李宰镇,志源哥呢?”
李宰镇拿着画笔,翻了个白眼,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甩过去,在德看到李宰镇的眼神便明白了,能把游戏宅的殷志源拐出去的只有殷志源的发小—姜成勋。
在等游戏启动的时候,金在德又出神又在胡思乱想,其实很羡慕志源哥和姜成勋的之间的感情,十几年如一日的甜蜜,羡慕他们俩能遇到彼此对的人,志源哥和姜成勋是竹马竹马,同是竹马竹马,看看别人的竹马,再看看自己的竹马。金在德转头看了一眼在专心画画的李宰镇...叹了一口气,自己还是去打游戏吧....

“什么?!你那个很像机器人的舍友喜欢上了我们院的男孩子???”志源瞪大眼睛,吃惊的说。
“你小声一点啦”成勋拍了一下志源的手臂,提醒他不要这么大声打扰别人,装作生气的语气说话,“而且什么叫做很像机器人啊!你少给人家取外号!”
“知道啦知道啦。”志源揉揉勋的脑袋,笑了笑,一脸八卦贼兮兮的问。“话说,你知道是谁吗,你舍友喜欢的那个人。”
“╭(╯^╰)╮不知道...水院没和我说...”
“好奇你那位舍友喜欢的人哈哈哈哈”
昏黄路灯,一白一黑,打打闹闹,欢声笑语。

“在德,你起这么早??”平时最早起床的李宰镇看到有人比他起得更早感到惊讶,平时睡到自然醒的金在德今天竟然早起了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金在德闭着眼,睡眼朦胧的支支吾吾随随便便的应了宰镇的问题,边刷牙边打瞌睡,想到昨天睡觉前收到那条短信就不禁的来气“同学你好,我是机器人协会的社长,还记得上次我们会议的内容吗,如果记得的话,那我明天九点在南门口等你,请勿迟到。”
“阿西!我非要搞死会长不可!”金在德吐了嘴里的泡沫,气不过的大喊一声,吓到旁边的李宰镇,李宰镇边刷牙边默默看了一眼,“啧啧啧这娃是疯了吗→_→”

入秋了,虽然天气还不是很冷,但是早上的初秋还是让人忍不住的打颤,金在德穿了件黑色卫衣,戴了帽子,背上他最爱的迷彩双肩包就出门了。金在德慢吞吞的挪到了南门,心想“嘿嘿,我这么晚才到他肯定生气的走掉了哈哈哈”结果,在德刚到南门,就看到一位穿着卡其色风衣的少年直挺挺的站在南门校门,手里提着个塑料袋,忍不住的失望了,啊这小子竟然还等着。
“哎,不好意思,来晚了。”金在德拍了拍社长的肩膀,抱歉的笑了笑。
“恩,没事,你吃早餐了吗,同学。”社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毫无波澜的询问,在德摇了摇头,“捏,这是我买得早餐,吃了吧。”社长把手上的包子放在在德眼前,声音带着一丝丝关心,“吃完再去。”
金在德有点惊讶有点无措,呆呆的接过早餐,边吃边想着“社长人貌似还不错,我迟到了还给我带早餐,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。”
“我吃完了,我们走吧。”

在德和社长慢慢的走去地铁站,安静的道路,很安静的两个人,在德走着走着就出神了,突然一股力量把他拉进怀里,他才从胡思乱想的宇宙中清醒过来,原来是有个上班族怕是要迟到就急冲冲的跑去地铁站,而在德因为出神没看到他,来不及躲避,还好有社长拉他一把,要不然自己就要被撞摔了。
“啊...谢谢社长啊..”金在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害羞小声的看着社长说。
“没事,下回别走路出神了,太不安全了。”
“嗯好,社长。”
“你也别叫我社长了,这么拘谨,我叫张水院,你呢?”
“啊...哦...我叫金在德。”
“那我以后就叫你在德,你可以叫我水院”水院摸摸了在德的头,嘴角勾起一丝笑容,温柔的说。
“啊...好...水院。”在德有点吃惊他摸了自己的头,原本以为很冷漠的社长大人原来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。
水院宠溺的看着呆呆的金在德,眼底尽是柔情,嘴角勾起的都是温柔。

“哎水院,你看这个,好可爱呀”“哎水院,那个看起来好好吃啊,我们过去吃吧。”“啊啊啊张水院,那个好好玩,我想夹娃娃”
金在德好久没有出来逛街了,平时都是在宿舍里渣游戏,所以导致他看到什么都觉得好新鲜,这本性中自来嗨就暴露出来了,忍不住拉着张水院陪他干这干那的,一下拉着张水院吃这吃那,一下拉着张水院去各种商铺里逛,就如刚才路过一家玩偶店,金在德被门口展览的一个黄色的可爱鸭子吸引了,就拉着张水院冲进去。
“你喜欢这种?”水院有点无奈看着旁边抱着鸭子的在德,轻笑但又很温柔说。
在德抱着鸭子,把脑袋抵在鸭子脑袋上方,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水院,猛地点点头。金在德全然不知道自己望着张水院的样子有多可爱,正好戳中张水院的萌点,张水院好像把眼前这个人狠狠抱进怀里,狠狠的欺负一番。张水院在心底不停地告诉自己,控制住,控制住,不能着急。
张水院无奈地笑了笑,就去柜台结账了。金在德跟在张水院后面,笑嘻嘻的抱着鸭子玩偶,摇头晃脑的高兴极了,张水院回头一看,忍不住又揉了揉在德的脑袋,“就这么喜欢?”
“恩恩!我刚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,你不觉得它很可爱吗?!”在德把鸭子玩偶伸到张水院眼前,晃了晃玩偶,歪着脑袋冲着他笑,虎牙都露出来了。
“恩,是挺可爱的。”张水院注视着搞怪的在德,温柔地笑着。

“志源哥!”“水院!”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四目相对,对于在这里碰见对方表示很惊讶。
“志源哥,你怎么在这里?”
“哦,我陪勋出来买点东西,你呢?”志源忍不住的打量了一下在德身边的人,心里暗暗想“这不是勋的那位机器人舍友吗?原来勋的舍友看上的是在德。”
“啊~我陪我们社长出来买东西啊~嘿嘿”
“你好,我是金在德的舍友,我叫殷志源。”志源直勾勾的看着张水院,伸出手。
“你好,我叫张水院。”水院笑着握住了志源的手。
两位男士,眼神刚一接触,就是一场大战,仿佛进行了一场深刻的交流。
“成勋,他们俩有仇?”在德抱着鸭子玩偶,默默地扯了扯成勋的衣袖,小声的问。
勋看着眼前这个抱着鸭子的傻哥哥,就无奈的笑了笑,天呐水院看上了的这位盆友太可爱了,啥时候才能吃到肚子里哟。
“好啦你们俩,不知道的以为你们俩一见钟情了呢。”成勋无奈的阻止了这场眼神大战,“张水,我们俩先走了,你们俩好好玩。”勋打趣得看了一眼张水院,便拉走了志源。
“志源哥,掰掰~~”
“哎哎,勋,我还没有问清楚呢,哎哎,别拉了...”志源一边被拉走一边叽叽喳喳。

张水院看着终于远去的两人,松了一口气,温柔地看着在德,拉起在德的手,“走吧,我们继续逛。你不是想吃那边的热狗吗?”
在德笑眯眯的跟在张水院的身后,由着张水院牵着自己的手,觉得这位社长大人并不像自己想得那样无趣沉默的人,原来是个很温柔的人啊。








随笔。【胡说八道系列上线了づ﹏ど】

这座城市,这家酒吧,灯火辉煌,繁华虚荣,醉生梦死,每个人都在这里寻找美味的猎物。

 

而其中有一个男人,安静的坐在夜店的中心位置上,默默的喝酒,霓虹的灯光打下来,竟让这位男人在人群中带着一种寂寞孤高的光影。

 

奇怪的是,在这里寻找猎物的人都自觉的忽略了他,即使他五官立体,剑眉星目;即使他坐在黑暗中也隐藏不了他散发的魅力,但是人们还是叹息的看了看他,便摇摇头就走了。

 

“嘿,朋友,那位穿黑衣服的帅哥是谁呀?”

酒保停下调酒的动作,抬头看了一眼出声的男生,眼前的男孩肤白貌美,眨着大眼睛看着他,显得很楚楚可怜,让他想起很久之前出现的某人。

“那是我们酒吧的老板。”

“昂~你们老板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呀?”

“你就消了这个念头吧,他只喜欢一个人。”酒保继续低头调酒,每晚都有这样男男女女问他老板的情况,他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“嘿~我就不信了。”

酒保笑着摇摇头,抬起头看着去寻找他老板的少年,心里想着,这么自信的眉目真的很像某人。

 

“嗨~帅哥。”

殷志源看着眼前这个故意眨着大眼睛,显得自己很可怜很单纯的小朋友,心里默默笑了笑。果然只有他的眼神让他觉得单纯美好。

“帅哥,我可以坐下来吧。”

殷志源点了点头。

“帅哥,你一个人在这里不无聊吗?不需要找个人陪你喝酒吗?一个人喝酒很没有味道哦~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别这么高冷嘛~帅哥~聊聊天也好呀~”

“聊天?那你想听我说个故事吗?”殷志源冰冷的脸庞上带上了一丝笑容,感觉要讲述一个美好的故事。

 

很多年前,在这个酒吧里有一个唱歌很好听的男孩子,他每晚都在这里驻唱,他很奇怪,在这么糜烂的酒吧里,他总是很爱穿着白色衣服,笑起来很可爱,尤其是他那双小狗眼,惹人疼爱,他很喜欢唱歌,也很享受这种给人唱歌的感觉。

这一天,这个男孩子在这个酒吧里遇见了一个长得很帅气的男人,他和往常一样坐在酒吧的小舞台的高脚凳上唱歌,用他声音的感染力慢慢加深这个酒吧的气氛,忽然,门口传来一阵很小声的惊呼声,他很好奇的看过去,只看到有一个皮肤有点黝黑,穿着黑色衬衫,黑色西装裤,梳着大背头还有两条小辫子摇晃跟在后面,衬得整个人很霸气很男人。他看着慢慢走进来的男人,怔住了,停止了唱歌,仿佛被什么吸引住了一样。歌声就这样停住,男人觉得有些奇怪,便看向舞台,正好与舞台上发愣的男孩对视。

他发现男人和他对视了,吓得马上低下头,试图平复一下自己的心跳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的继续唱歌。他不敢往男人那个方向看,导致他没有发现男人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之后嘴角的笑容。

男孩唱完歌赶紧跑到酒保那里,喝了一大杯水,捂住心口深呼吸,试图平复内心莫名的慌张。

“呵~你这是怎么了~”

“没...没有...我很好啊!”

“你是看上哪个美女了?脸这么红?”酒保打趣着。

“怎么可能!这里这么黑你也能看到脸红不红?!”

“哈哈哈~臭小子,在舞台上你脸就红了啊!”  “说!你这小子,是不是看上哪个美女了?”

男孩仔细回想了一下,貌似是因为那个男人,自己才有这么不正常的现象产生,所以,我这是喜欢一个男人了????

“哎,问你,刚才走进来那个很帅,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在哪里啊?”

“哪个呀?”

“就是刚才我在舞台上唱歌,有个穿黑衬衫的男人啊!”

酒保歪头想了一下,指着酒吧那中心位置的沙发上,“你说他?”

男孩点点头。“你认识他吗?”

“他啊~殷家小少爷~在殷家备受宠爱~和老板是好兄弟呢~他之前一直在夏威夷,听说...”

男孩仿佛听不见酒保的碎碎念,一直盯着前方那个男人,盯着他挽起袖子裸露的手臂,盯着他拿酒杯那只手指纤长的手,盯着他喝下酒时滑动的喉结。男孩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。

“哎哎~老板叫你过去,你发什么呆啊!”酒保拍了拍正在发愣的男孩,疑惑这小子今天太奇怪了。

男孩看着前方那个男人走过去,每走一步,他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兴奋,他仿佛遇到了命中的那个人,他真的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。

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酒吧长得最好看最有名的歌手,姜成勋。”老板揽着男孩的肩膀,笑吟吟的说。

男孩笑着,伸出手,“你好。”

男人微微上扬嘴角,握了握男孩的手。

“成勋啊,你就坐在旁边吧,殷家小少爷最近打算搞搞娱乐圈的生意,你不是一直想做歌手吗?”

男孩点点头,便坐下来。

 男孩一直盯着男人,男人一直靠在沙发上,看着其他人说说笑笑,偶尔也会插上几句,低沉的声音,微扬的嘴角,让男人在醉生梦死的酒吧显得很性感。

 

“哎,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啊?’男孩突然一脸严肃,瞪着小狗眼,看着男人英俊的脸说。

周边突然间都安静了。

男孩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是不是蠢,低下头懊恼中,脑子疯狂转动想一下圆场的方法。

男人看着眼前这个在一分钟内表情变化多端的男孩,忍不住笑出声。

“都喜欢。”

男孩惊得抬起头,撞进男人深邃的眼睛,小狗眼弯着,自信飞扬的神情,撂下一句让男人今生难忘的话。

“那我可以追你吗?”

 

 

“那然后呢?他们俩在一起了吗?”

殷志源望着前方,好像看见很多年前那个穿着白色衣服,笑得很好看的,眼神里充满光彩的男孩,男孩自信的语气,仿佛还在耳边。就算很多年都过去了,他还是没有忘记那个第一次遇见男孩的场景,没有忘记惊慌失措的男孩,没有忘记神采飞扬的男孩。

那一天,太美好。

 

 

从那天起,男孩开始出现在男人的身边,蹲在男人公司下面只为和他找个招呼,开始碰那些锅碗瓢盆只是为了想给男人送饭,熬夜玩游戏只是为了培养和男人相同的兴趣爱好。

男人每晚都会来酒吧喝酒,男孩就拒绝别人的点歌,每天变换情歌唱给男人听;男人在酒吧时身边要是有人勾搭,男孩就像小狗护食一样,扑上去赶走那些人;男孩每晚都在男人身边看着男人喝酒,生怕他喝多伤胃,照顾常常喝多的男人。久而久之,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个帅气男人身边有个小可爱尾巴。

 

“你什么时候才答应我呀~”男孩鼓着腮帮子,委屈的小眼神,软软糯糯的撒娇询问。

男人坐在旁边,只是笑笑不说话。

“啊啊啊~你笑什么啊~都不答应我...”男孩看着男人的笑容就来气,便上手去蹂躏男人的脸,一边蹂躏一边说“答应我嘛~”“答应我嘛~”

男人笑着任他蹂躏,满眼的宠溺。

 

“ 赋予我们的爱,现在想要和你一起开始,陪在你身边的人,记住,那就是我。”(ps:后妈写手懒得找韩语版づ﹏ど)

男孩翘着二郎腿,坐在高脚凳上,灯光打在他身上,他闭着眼睛,低沉的甜嗓唱着深情的情歌,歌声中满是他的感情。

坐在底下的男人和往常有些不同,冷峻的脸不像往常带着一点温暖,今晚的男人紧皱的眉头,眼神直勾勾盯着在舞台上唱歌的男孩。

“嘿~我唱的好听吗~”男孩从舞台跑到男人面前,笑吟吟的说。

“我们去包厢谈一下。”

 

男孩跟在男人身后,幻想着是不是男人要答应自己的,如果答应自己就好了,这样男孩就可以每天都看到男人,每个早上都可以在男人的身边睡醒,每个晚上都可以在男人的怀里安稳入眠,他们可以去各国各地旅行,他们可以窝在家里的沙发看剧打游戏,他们可以去尝遍好吃的东西,他们可以穿着一白一黑的衣服,也可以亲吻拥抱做爱。

男孩想着想着就笑出声了,如果能在一起就好了。

 

“成勋。”男人薄唇吐出男孩的名字,男孩觉得这是全世界叫自己名字最好的声音。

男孩崇拜的看着男人,笑盈盈的应了一声。

“成勋....”    

“以后别缠着我了。”

冰冷的话语传入男孩的耳朵,瞬间把还在美滋滋的男孩打入冰窟,男孩微微颤抖的声音在安静的包厢里格外清晰。

“你...你在...说什么...”

“我说,从今晚起,别缠着我了。”

冰冷无情的声音再一次传入男孩的耳朵,扎碎男孩那颗满是深情的心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

“为什么....”

“没有为什么。觉得你烦而已。”

“我烦?你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呀,你说过我很可爱的,不是吗?”男孩抓住男人的手,声音颤抖带着哭腔。

“阿西,说说而已,你也信了?”男人甩开男孩的手,不耐烦的说。

“我要一个理由。你明明说过喜欢我的!”

“呵~我堂堂殷家小少爷,你凭什么让我喜欢,我之前都是逗你玩而已,我怎么可能喜欢男人,我又不是傻。”

句句扎心,言语果然最伤人的武器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殷家小少爷。”男孩擦干眼泪,转身就走。

 

 

 

“那男孩现在怎么样了?”

殷志源猛地干完一瓶酒,嘶哑的声音,悲凉的笑着。

“他离开了男人的身边。”说完,便转身走了。

 

 

 

 

殷志源回到酒吧二楼自己的房间,拿起床头放着的安眠药吞了下去,直接倒在床上,闭眼睡觉。

随着药效,慢慢进入梦乡,志源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梦里并不安稳。

“听说你最近和一个小男人打得火热?”

“并没有,爸爸。”

“那就好,你要怎么玩我都能接受,但是和男人在一起,在我这里不能接受。”年长的男人敲着桌子,不可反抗的命令。

“好的。我会尽快处理的。”

“恩。我想马上看到结果,我认识那小子的父母在哪里。”

殷志源点点头,离开家里的书房。靠在书房门口,男人低着头,很悲伤。

“成勋,等我。等我变更强大。”

 

“砰!”

一个巨大的声音炸在殷志源的耳边,殷志源躺在地上,发愣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殷志源刚刚下班,要去对面的咖啡店里拿东西,连续几天的熬夜让殷志源的头特别疼,志源慢慢走在斑马线,半闭着眼睛,揉着脑袋。

突然,一束车灯光打在志源的眼睛上,由于太累了志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被某人推开了。

殷志源意识到自己是被谁推开的,急忙站起来,冲进人群里,寻找...躺在地板上....奄奄一息的成勋。

“成勋!”殷志源冲过去,抱起成勋,着急的喊着名字。

“志源哥。”成勋躺在志源的怀里,看着志源,微微一笑。

“你干嘛这么傻!该死的是我!”志源看着不停在流血的成勋,抱紧他,哭了。

“志源哥,我想躺在你的怀里很久了,一直猜想躺在你怀里肯定很温暖,想着如果能在你怀里躺一会,我死也值得。” 成勋慢慢诉说着他的感情,嘴角的微笑从未消失过。

“成勋...”志源低声嘶吼着。

“志源哥,可以亲我吗?”

志源看着怀里的爱了他一辈子的男孩,慎重的亲了亲成勋的嘴。

“成勋...我爱你。”

“志源哥,好好生活。”成勋缓缓抬起手摸了摸志源的脸,“够了...我听到这句就够了。”

成勋手掉下来了,志源抱着他,在成勋胸前低声嘶吼。

 

 

殷志源从梦中惊醒过来,背后都是冷汗,揉揉头,烦躁的看着天花板。

这几年,就没有一个晚上是睡得安稳,每个夜晚都是这样,吃安眠药-做梦-惊醒-又吃药-又惊醒,晚晚都被梦折磨着,梦到自己的软懦,梦到男孩的笑脸,梦到那场车祸满是鲜血的男孩。

后悔,无力,痛苦,晚晚都在折磨着志源。

志源觉得好累,脑袋浑浑噩噩的,又喂自己吃了安眠药。

又做梦了。

这回殷志源梦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,小狗眼眯着,笑得很可爱的男孩子,朝他伸着手。

“成勋,你来接我了?”

“志源哥,好久不见。”






殷志源看着坐在旁边鼓着腮帮子,气呼呼的姜成勋,就哭笑不得,也不懂这位爷在生气什么。
“成勋~成勋~”殷志源把身体伸到姜成勋面前,故意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冲着姜成勋撒娇。
但是姜成勋还是把头转到一边,不理他哥,殷志源见这样小孩也不理他,于是撒娇来得更加猛烈。
“呼尼~呼尼~理一下我嘛~”殷志源把小孩的头转过来,可怜巴巴的看着小孩,继续撒娇。“呼尼~呼尼~看我一眼呀~”
眼前的殷志源就像个闹着要吃糖的小初丁,姜成勋虽然在心里哭笑不得,但是还是故作冷漠,无视他哥。
“啪”姜成勋拍了一下殷志源的手,赌气地说“别烦我!”
殷志源猛地抱住成勋,一直摇晃身体,气冲冲的喊着,“不!我就烦你!哥不烦你还能烦谁!哥要烦你一辈子!”
“噗嗤。”姜成勋看到他哥这傻样,忍不住转头过去偷笑。
殷志源傻笑几声,双手轻轻把小孩的头掰过来,笑容灿烂,兔牙都露出来了,“我要击掌!”
成勋无奈的笑了笑。

其他人的表情:😒😒😒